人妻的欧洲杯之夜
时间:2020-06-08



  凌晨2 点,酒吧已经陆陆续续来了好多客人。今天是欧洲杯之夜荷兰与葡萄
牙的比赛。双方都唯有取胜才能获得小组出线资格。ANDY挤过人群,好不容易找
到了一个吧台的座位,点了一杯尊尼获加,冰块都还没来得及和酒相融,他便急
不可耐地大口喝了下去……对于他来说最近非常不顺利——工作上他刚失去一个
大客户;而家里老婆因为他半夜看球的事情和他刚吵过架,一气之下他跑出家门
来到酒吧看球;而他在欧洲杯上最喜欢的球队如今已经沦落到必须背水一战方有
机会晋级的境地……他并不想继续沉寂在这种悲伤的气氛中去看球,唯有借酒消
愁才能得到片刻的愉悦,此时手中已经是第三杯威士忌了,他哪管这些,一口闷
了下去,此时的他已经有些微醺……
  「一个人看球?」一个悦耳的女声再他耳边响起,他转头望去,一个穿着低
胸吊带衫的美女出现在他眼前。白色的吊带衫胸口并不能算很低,但是胸前两颗
大球早已呼之欲出,白净的皮肤虽不及吹弹可破但也算冰雪之肌。瓜子脸长发,
耳朵边两个大大的银色耳环更是在昏暗的酒吧间里显得格外亮眼……「你……你
怎幺来了?」ANDY满脸狐疑,这位靓丽的大美女其实就是他的爱妻小芸。
  「哼……就你可以来,我不能来嘛?」说着小芸起了身,在ANDY眼前转了一
圈。
  Andy这才发现今天的小芸打扮并不一般,除了白色的吊带衫显得她的胸呼之
欲出外,下面的裙子也颇有亮点。银闪闪的亮片式的超短裙,不仅光艳,而且有
点弹性的材质把整个屁股包的凹凸有致,脚下还有一双银色的高跟凉鞋,约莫12CM
的跟,让本就有165 身高的她显得更是高挑。
  「小芸,这是……」ANDY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好啦,我知道你不开心嘛,一个人跑出去,我找了这条街好几间酒吧才找
到你的……」
  「小芸,对不起,我惹你生气了」Andy道歉到。
  「没事啦,晚上是我不好,其实我也不是不让你看球嘛,只是我怕你影响工
作,前几天你才失去一个客户,要是最近因为看球再影响工作,那就麻烦了……」
小芸娓娓道来。
  「对,小芸,你说的是,干脆我们回家吧……我……」ANDY觉得有些愧疚。
  「算来,来都来了。再说,我今天可是特别打扮一下出来的哦,我还是第一
次来酒吧呢,就当给我见识见识吧。我明天公司请半天假,你也晚点去吧,我知
道你喜欢荷兰,这场比赛也许是最后……」
  「别……别这幺说,还是有希望的」
  说着两个人手握着手,又和好如初了,看着时间已经来到了2 :40,电视上
主持人正在播报两队的首发名单,ANDY开始把视线集中到了电视上。旁边的小芸
有趣没趣地打量着酒吧四周,足球对她来说完全不感兴趣,只是不想今天扫了老
公的兴致。就在这时,她感到一只大手摸在了她的腰上,显然这只手不是老公的,
她向着摸她的方向转过去,引入眼帘的是一个彪形大汉,吓的她下意识一把想推
开这个男人,可是有巧不巧的是正好推到了那人拿着啤酒杯的另一只手,一大杯
啤酒瞬时倒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
  「你他妈的贱人……」那个人勃然大怒,原来摸着小芸腰的手抽了回来,一
把打了小芸一个耳光。
  「你干嘛!」ANDY这时看到自己爱妻居然给人扇了耳光,也从吧台椅上弹了
起来。他本想立即向这个男人挥拳过去,只奈何小芸的位置正好搁在了他们两个
之间。担心这样误伤到爱妻,便改还击为怒斥。「你丫的干嘛打我老婆!」「原
来这贱人是你老婆,你看看,她把我的啤酒全弄洒在我衣服上了……」「老公,
是他先非礼我的……」刚被打了一耳光的小芸此时脸上红红的,眼眶上还含着泪。
  「我哪里非礼你了?」那彪悍一边说还一边指指周围,「你们有人看到没?」
「没有」「没看到」「哪有」这时周围好几个人起哄起来。
  「算了,算了,这杯我请……」这时吧台的服务员也过来劝架,同时而在Andy
耳边耳语了几句,「先生,吃点亏就吃点亏吧,那个人可是附近的大流氓,你看
边上几个起哄的都是跟班,你和他们吵会吃亏的。这人家里很有背景,这个区的
警察都拿他们没办法……」
  「不行,不是酒的问题,这贱人把我衣服弄湿了,要现在要她负责……」那
个流氓显然是故意找茬。
  「不就是赔钱嘛,你要多少,我给你」Andy想想酒保说得有理,算了,还是
别和这些流氓见识了。就当吃亏是福吧。
  「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老子来看球的,本来心情很好,现在这臭逼影响了我
看球的心情……」
  「那你想怎样?」ANDY道「让我心情好就行了,不如这样,让她帮我全身舔
一边,顺便做个口活……给我个痛快,我就不追究了。」那流氓说道。「好」,
「大哥说的对」,「就这幺办」周围几个小弟又开始起哄道。
  「你们这帮流氓」恼羞成怒的ANDY那管什幺,再也忍不住了,一拳就向那流
氓打去。可是,他那敌得过众人。几个小弟看自己老大被袭击了,立马上去围殴
ANDY,没几下ANDY已经被打趴在地,而那几个人显然不想就此收手,继续用脚又
踩又踢。
  「别打了……」这是小芸叫了起来「你们这一帮人欺负我们两个,我还是一
女流之辈,你们算男人吗?」
  「偶哟,小妞开始帮自己男人了嘛」流氓带着猥亵的笑容说道。
  「你不要我帮你口交嘛,我做就是了」小芸说道。
  「不要……」Andy刚想说话,这是又被人踢了一脚,鼻孔里已经冒出两行血
出来了。
  「不过,要我口交有条件的,看你够不够爷们。」小芸继续道「这有意思,
你说说看……」那流氓觉得有些好玩了,脸上的表情也比刚才放松很多。
  「够爷们咱就和老娘赌一场,要是赢了,我给你口交。要是输了,你们几个
都给我爬着滚出这里。」
  「有点意思,不过呢,你这样赌还不够本赔刚才的事情,刚才你弄湿了我的
衣服,你老公还打了我一拳,所以你还要加码」那流氓到「怎样?」「你输了不
光要给我口交,还要当着众兄弟的面给我干一炮。」「这怎幺行」小芸听到他这
幺说,有些露怯了。
  「不敢赌就别逞能,乖乖现在帮我口交完了,你们两个就可以离开了……」
「赌就赌」小芸想,不赌也要给他们羞辱,说不定赌一把还有机会。「怎幺赌?」
  「很简单,你压哪队赢」
  「荷兰队」小芸想都没想,她肯定站在老公这边。
  「好,那要是荷兰队不赢,你就得给我干。」流氓说道。
  「别被他骗了」这时ANDY艰难地爬了起来,「这等于葡萄牙赢了或者两队打
平我们都要输,不公平」
  「那好,打平了也可以算你赢」那流氓说道,「但是要加码。每进一球,这
妞要脱一件衣服。」
  「好,就这幺说定了」小芸这时说道。
  「不行,老婆……」
  「没事的」小芸坚定的说道。她是这幺想的,不就脱衣服,大不了也就脱光,
但是这样她还有三分之二的机会赢得这个赌局,所谓的让他们滚出去也只是说说
的,她只想赢了尽快摆脱就是了。
  「球进啦……」这时电视里突然传来主持人的大叫,「上半场11分钟,荷兰
队罗本右路内切回传给范德法特,范德法特一脚劲射,现在是1 :0 ,荷兰队领
先!」
  「耶……」听到这里整个酒吧都炸开锅了,原本在这事情附近的球迷还静静
的看着这些流氓和这一男一女怎幺处理事情,转眼间大家都忘记了这些,荷兰队
的球迷立刻欢庆起来,甚至有些原本支持葡萄牙的球迷,因为看到几个流氓欺负
别人,也转而开始支持其荷兰队了。
  这时ANDY和他老婆小芸也相拥庆祝,没想到刚说定赌局,荷兰队已经领先了。
现在一球在握,只要坚持整场,甚至被对方再进一球,他们也能就此脱身。
  「喂,喂,你们两别这幺得意,才刚开始呢。」流氓说道「还有呢,刚才说
了,进一球你就给我脱件衣服……」
  听到这个,原本还很开心的小芸霎时有尴尬起来,不过小芸也知道不兑现刚
才的诺言是不行的。于是她先脱了自己的吊带衫。好在她里面还穿着文胸。只是
现在上半身的大部分肌肤已经裸露在外了。小芸白皙有光滑的皮肤,看着都让人
着迷。
  然而,之后的进程并不顺利,小芸正脱吊带衫的时候,C 罗一脚射门打在了
门柱上,过了三分钟,荷兰队失误有险些酿成大祸……,而另一边,德国已经1
比0 领先丹麦了,这个时候,作为荷兰迷的ANDY知道,今天即使自己能全身而退,
他支持的那支荷兰队恐怕也很难出线了。
  就在忐忐忑忑间,熬过了漫长的15分钟,场面上虽然荷兰队也有威胁,但是
大家都感到荷兰此时的1 球并不保险。就再此时,之间佩雷拉送出直传,C 罗单
刀……这是ANDY只能期待C 罗还会像上场那样「巴神附体」,然而,事与愿违,
C 罗一脚推射,稳稳把球送进了球网。1 比1 ,双方打平了。
  厄运的是不仅葡萄牙扳回一球,同时也意味着ANDY的老婆又要脱衣服了,显
然小芸已经不能再脱上身了,于是她只能脱去自己的裙子,这下她只剩下了胸罩
和内裤了。此时小芸和ANDY只能权当是在海边穿着比基尼游泳了……之后的时间
对他们夫妻俩来说依然痛苦不堪,C 罗有一个头球偏出……C 罗带球进禁区偏出
……好不到熬到了上半场结束,这时酒保拿来两杯柠檬水给Andy和小芸,好让他
们清醒一下,然而小芸并没有这个心思,因为刚才大家因看着球,她穿着三点式
并不怎幺显眼,但到了中场休息,几乎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她的身上。她只能
面向吧台,这样留给大多数看到的就是一个背影,然而小芸身材很好,臀部又丰
满,即使背对着大部分人,但大家依然可以看到小芸的翘臀……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半场,大家的目光终于可以回到电视上。比赛再次开始,
又是C 罗接到纳尼传球射门被封堵,而后荷兰也有几个机会但也没把握住,到了
比赛60分钟的时候,又是C 罗射门被波斯蒂挡入了球网,这时小芸的心一下子揪
了起来,甚至她都开始想解胸罩了……好在是越位了,虽然小芸不明白什幺是越
位,但是她知道这球不算。就这样的煎熬一直持续着。眼看比赛来到了70多分钟,
离结束的时间越来越接近了,小芸终于觉得快熬出头的时候,C 罗再次出现在电
视屏幕中,只见他一脚劲射再次破门,葡萄牙2 :1 领先了。这时酒吧里一片死
寂,只有部分葡萄牙死忠和那个流氓及跟班在欢庆。而这时的小芸已经瘫倒在地。
她知道现在不仅要脱去胸罩,还意味着,如果接下来一刻钟左右的时间荷兰不进
球,那她将成为那个流氓的「盘中餐」了……只见那流氓一把揪着小芸的头发,
不仅把她拉了起来,还一把拉上吧台……「臭婊子,给我站上吧台脱,脱给所有
人看……」「脱……脱……脱……」个别好事的人这时已经忘了正义感,更想着
看这位美女的酥胸。要知道小芸那又白又大的奶子只能被胸罩遮住小半,在场的
男人不管有意无意,潜意识里都有窥探究竟的欲望。想看看这个女人脱了胸罩后
的双峰是否依然如此傲立。
  Andy这时想帮忙解围,可是被几个跟班仅仅嗯在了椅子上不得动弹。无奈小
芸此时只能脱去胸罩,一对双峰瞬时弹了出来,小芸想用手赶紧捂气胸部,可是
那流氓早有预判,一把抓住小芸的手反坳在背后,随后问一个跟班要来了绳子把
小芸手反绑好,小芸此时上身就这样完全赤裸裸的面对着所有男人,而大家也再
也不关心比赛了,大家都看着小芸的胸部,被反绑以后这对胸部反而更有型了,
85D 的胸围,即使远离吧台的人也能看得一清二楚。小芸再也没有站着的力气,
腿一软,跪在了吧台之上,心里又是悔恨又是委屈,不禁两行泪留了出来。
  「哭什幺哭,等一下好好你可得服侍老子……」而ANDY只是紧紧盯着屏幕,
他希望奇迹能发生,由于被多人制服着,他甚至连看屏幕都很困难,他只能在心
里默默祈祷。可是时间一分一秒逝去,荷兰队一点没有扳回比分的迹象。到了伤
停补时,他甚至连看得勇气都没有了。而那流氓则已经开始动手动脚起来,由于
小芸双手被绑着,她只能仍由那流氓捏弄着胸部。她试图靠扭动身子来逃避,一
开始还是有点摆脱之势,可是没多久一个小跟班一把从背后架住她,使得她连挣
脱的可能性都没有。
  听到电视里比赛结束,那流氓再也没有顾忌,一把撕掉了小芸的内裤,用手
指狠狠插到小芸的阴户里。小芸又是难过,却又有些难言之感,从来没有被人强
暴过的她,感觉阴户里的淫水突然不受控制般的如潮水涌出,这让她感到羞愧难
当。面对着一个很厌恶的男人,下面居然不听话,流出的水比和老公做爱时还多。
  这时那流氓得意的伸出手指说道:「大家快看,这贱逼水这幺多……」而那
些兄弟把ANDY绑在跳钢管舞的钢管上,随后都跑到老大的身边。受到老大的示意,
那几个跟班都开始轮流用手插小芸的阴户。
  「真的哎」,「水好多」,「浪货」……而原来酒吧的观众,有些怕惹麻烦
已经退场了,而有个别好事之徒居然也加入进「狂欢」的队伍。小芸被他这些人
拉下吧台,弄到一个小桌子上,撬开了嘴巴,大流氓把自己的鸡巴插进小芸嘴里,
同时拿了把刀在小芸脸上架着。「你只要敢咬或者不用心帮我口交,我就把你脸
割破了。」,受到威胁的小芸其实早已不关心这些,她只希望能赶紧结束这个噩
梦,脑子里也没有抵抗的意识。反倒开始用心帮那流氓舔弄起来。由于小芸天资
聪明,口交那些几乎不用教就会,虽然平时和老公口交并不多,但倒也颇得要领。
  弄得那流氓甚是销魂。甚至都有射的冲动。
  然而那流氓毕竟也不是等闲之辈,此时抽出龟头,用手一捏,原本即将爆发
之势瞬时化灭,随后操起那话儿,抬起小芸双腿,一下将那话儿插了进去。小芸
顿时感觉下面无比刺痛。原来那流氓不仅人高马大,那SIZE也非常了得,小芸那
小小的阴户被撑得有撕裂之痛。好在小芸刚才出了不少水,这会儿被这大鸡巴插
进去,润滑倒是足够。抽插几下间便慢慢适应。
  而那流氓并不着急,玩起「九浅一深」,弄的小芸欲火逐渐越烧越旺,甚至
开始呻吟起来——啊……啊……不……受不了……了……想……想……「想什幺
呢?说出来」那流氓道「想……想要……」「想要什幺?快说」
  「想要鸡巴……」
  「说清楚点,想要谁的鸡巴」那流氓一点不给小芸颜面,当着她老公面非要
弄个刨根问底。
  「想要……要……你……的鸡巴……」小芸这时几乎忘记了老公的存在……
「操死你……」啪……啪……啪……一边说,一边传来下体间碰撞的声音。
  少顷,那流氓把小芸翻了个身,让小芸跪在桌子上,同时示意几个跟班扶住
小芸的身体,并让其中一个解开裤子,把自己的鸡巴塞到小芸嘴里让她口交。而
那流氓则从后方继续插小芸。
  「你们这帮狗日的……啊……」ANDY在那边撕心裂肺的叫着,声音非常大。
那流氓听着觉得非常煞风景,离开小芸的身体,从地上捡起刚才的撕碎的内裤往
小芸下身塞了几下,随后拿着湿漉漉的内裤,跑到ANDY身边,先给ANDY几个耳光,
随后把那内裤塞进了ANDY的嘴里,好让他不再叫唤。
  「让你尝尝你老婆被我们操过流出来的淫水」那流氓对着ANDY说道。
  随后又回到小芸身边继续抽插。
  「臭婊子,让你老公看看我是怎幺插你的,我要把精液射到你的身体里去…
…」一边说着,一边拿流氓抽插得更快了,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随着节奏加快,流氓再也不控制,只见他一阵抽搐,把精
液完全射了进去。随后抽出鸡巴,让旁边一个小弟接力去干小芸。而之前鸡巴塞
小芸嘴里的那人也开始射出,小芸满满的一嘴精液从嘴角不断流出。
  那流氓稍稍休息了一下,随后跑到ANDY身边,解开固定在钢管的绳子,把他
拉到小芸身边……
  「你给我好好看看这你女人是怎幺给我们干的……」andy努力想撇开头不看,
可是自己还被绑着,头被死死对着小芸的阴户方向,他只能看着自己老婆被那几
个流氓轮流干着,这时已经有好几个已经射在了小芸的体内,这时只见小芸阴户
不断有鸡巴抽动,又不断有精液被带出。知道每个人都完成射精以后才算消停。
但是那流氓似乎并不满足,抓着ANDY的头发把他的头凑到小芸两腿之间,取出塞
嘴里的内裤,随后用刀抵着小芸的脸说道「不想让你女人破相,那就乖乖去舔你
女人的阴户,把我们射在里面的精液都舔掉……」
  起先ANDY不从,但看着小芸那痛苦的脸,最后还是就范。无奈只得含着泪舔
起自己老婆被好多男人操过的阴户,阴户里一股腥臭的精液味几乎让他窒息、呕
吐……这时酒吧为数不多的窗户已经充满了光线,外面的阳光已经照耀进来,ANDY
看着新一天的阳光,心里却是淌着泪雨……